斯洛伐克王

不高产的绿箭口香糖:)主要产里风/白骸/

乐师 Part2

“色调?”

“师傅,白兰先生这次设计的海洋系列整体呈现蓝色,从浅蓝天蓝到深蓝普青,而且基本都是纯色或者色块拼接,没有过多的花色。”一旁的助理灯光师站在那套设备旁,紧张的看着风忙碌的身影,“师傅,你有什么想法?”

“T台顺序?”风伸出手,一平便把一张毛巾递过去。

“由浅至深。”

“从中间这个…”风随手把毛巾搭在脖颈上,拿过一平手中的资料和铅笔,“53min时,换一次灯光…在此之前和之后,都在原来基础上微调。”

“嗯…最开始这样打……对,要柔和一点,不要太强,”风顿了顿,“这里,用这样的角度…明白了吗,一平?”

“知道了。”

“中间那几盏大灯跟着模特走就ok,旁边的排灯打下背景光就好。”

风看着面前有些无措的女孩子,不自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是第一次上手,不要紧张,我会手手带着你做的,一平。”

一平用力地点了点头,似乎是放松了下来。

“风,还有半个小时开始,你们把灯光调试一下,看和之前安排的有没有大的出入。”威尔第穿着他那身袖口和下摆都脏了的白褂子,看来是已经忙的焦头烂额。

“我知道了,总监。”

威尔第暗暗出了口长气。要说风这个人,平时随没个正经,可工作时还是很可靠的。随时挂着那风式招牌微笑,公事应酬时礼仪得当,打灯光时也一丝不苟。怎么看怎么可靠。所以才成了首席灯光师吧?

可惜喜欢个面瘫。

喜欢什么不好,还喜欢的是那个大众情人。

“一平,你让那几个灯光师他们调试一下,看还有哪里不妥。”风拉过后台的一个凳子坐下,“上高台时小心。”

“我说威尔第,”风拿下毛巾,“今晚那个乐团是剧院底下的哪一个啊?怎么是上上次那个金发在指挥。”

“你不会这么快就盯上新目标了吧?”威尔第给他翻了个大白眼,咋想咋不可能。“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不是坐着无聊吗。”风笑了笑,内心却开启了小剧场。卧槽要是早知道今儿是迪诺这小子的副场子再咋也得搞一票给恭弥看看,顺便让他欠我个人情。多棒的事儿啊!

“原定是贝尔的。只是贝尔临时有事飞了柏林,正好迪诺闲着…等等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档子事儿了?”威尔第一脸冷漠,内心却在想着怎样才能逼旁边这小子说出真话。

“哦,这样啊,我有个弟弟。”风似乎兴致缺缺,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哦,这样啊。”所以呢???跟你弟有啥关系啊?

两人就这样干坐着,直到风那句“我决定对里包恩展开攻势了”,威尔第终于崩不住,一口水喷出来。

艰难的把嘴边的质疑吞下去,换上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哦,这样啊,祝你好运。”

风难得的皱了眉。第一步首先得搭上话,再然后一举拿下签名和电话,再一起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这事儿多半就成了,毕竟我长得这么帅。

音乐响起的一瞬间,风回了神,啊,晚会应该开始了。他起身,晃了晃有些麻木的腿,挽起袖子准备上高台。

“一平,站内侧,注意看,不要摔下去了。”

风摇了摇头,那之后的事情,等端完这个场子再说吧。

照旧的,show结束后,主办方和总设计师白兰来到后台,说是很满意这次的晚会,想要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嘛,很感谢风君这次赏脸哦。”白兰眯起眼睛,递出自己的名片。“风君有机会再合作了。”

“得到白兰先生的赏识是我的荣幸。”风微微躬身,“白兰先生这一系列也打造的很精良。”

“既然我们这么赏识彼此,不如一起吃个饭吧♪”白兰的尾音都上挑,“威尔第总监可否给赏个脸?”

“老朋友,说什么客套话。”威尔第抬抬眼镜,“白兰,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把那小子一道喊上吧。”威尔第朝那边努努嘴,“好歹是你晚会乐团伴奏的指挥。”

“嘿,迪诺——”

那边的金发帅哥正被一群热切的观众围着要签名求合影,于是只是挠挠头再挥挥手道,“知道了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楼梯下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尴尬的,该死怎么以前都没发现这有层楼梯。

“既然迪诺君要和我们一道,诸位不介意我带上爱人吧?”白兰偏了偏头,“正好你们好久没聚了,对吧迪诺君?”

“如果可以的话,”迪诺拍了拍身上的灰,“我真是一点儿都不想见骸那家伙。”

风从迪诺摔倒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关注这个浑身散发着金黄的青年了。或许我可以考虑送他个弟弟。

“白兰先生,我想我有些不方便,”风顿了顿,干笑几声,“其实家弟今晚…”

“那就一起带来吧♪风君的弟弟,我很想认识一下呢。”

TBC.


再唠嗑唠嗑:感觉师父被我写成有心机痴汉的自恋boy了_(:_」∠)_出现了蛮多人物了,可是老里依旧活在风先生的念想中和对话框中啊…更完这一更下一更就得要很久之后啦qwq话说那些灯光什么的我不懂啊,就当是bug好啦,总之先这样吧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