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王

不高产的绿箭口香糖:)主要产里风/白骸/

乐师 Part1

私设,大概是乐团的那种设定 架空吧…欢脱逗比向
主要cp是里风,白骸,迪云


_(:_」∠)_开始正文

“总监,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年假没有休。”

威尔第看着在后台调控着一个大灯的风,有些忍无可忍。

“可是你上次还翘了一次班。”

“哦…你说那个啊,”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勾起若有若无的笑,“那是意外…”上次?风挑挑眉,上次可是里包恩今年第一场小提琴独奏会。因为没由他们这个剧院负责,加之风那天刚赶上一个年轻的钢琴家在他们剧院的演出。反正灯光师又不止我一个…风嘟囔着,毫不犹豫地逃到隔壁剧院去听他的梦中情人的演奏。

“风…那个面瘫有什么好的?”威尔第咬牙切齿道,“我倒不是说…只是,你这半年出的场次实在太少了一点。”

“好歹他可能喜欢个男人。”风撇撇嘴。哦,他说的是那事儿…和他们乐团里那个小号手,每次演奏完都一起去喝酒吃饭甚至可能来一发。一想到这里,风就有些不开心。

“都说了多少次…可乐尼洛有女朋友了!”

“这不重要。”风从梯子上下来,拍了拍长衫上的灰,“重要的是里包恩多半喜欢他。”风觉得嗓子有点干,怎么办太苦涩了我好想哭啊。“女朋友可以随时分的。”

威尔第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头痛。他妈的这人是不是脑子有坑?

“上次那个钢琴家点名要你打灯光,你都给水了,这次是个时装展,设计师是那个刚从米兰回来的白兰。”威尔第觉得自己是时候向自己的上司申请调职,毕竟说服风做自己不愿做的事简直难出难度系数,“这个设计师有点儿来头,你可不能再水了…不然搞得像你欺负他们俩口子一样。”

“什么?”

“就上次那钢琴家,白兰男朋友啊。”

风难得的沉默了一下。“可是后天晚上是里包恩他们乐团…”

“总之,这次的活儿必须得接下来,上头发了话,而且,你梦中情人表演穿的礼服还是出自白兰之手。”威尔第看他有点儿难为情,不由得放缓了语气,“听说后天晚上隔壁那个场子临时决定空降一个国际大乐团,可能里包恩他们的场次得延后。”

“你这么说…”

“既然要延后,那应该可以考虑排到我们这边儿来。”

“威尔第…!”没防住风的一个猛扑,威尔第直接后脑勺亲吻地面,“你真是太棒了。”

哦,我脑袋里刚刚一定进了水。威尔第被撞翻在地的那一刻如此想到。

实际上,风是他们剧院和演奏厅的一个灯光师。收入嘛,要看心情,更要看里包恩他们乐团的出勤率。哦,顺带一提,他最近有了一个暗恋对象,就是里包恩,他们剧院底下那个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虽然在威尔第看来是个面瘫,不过在风的心中,里包恩是这一圈儿里最有魅力的男人,有魅力到风每次一想起他,就一个劲儿傻笑。而他弟弟,每次看到他这幅鬼样子就想把他扔出去。

“不要摆出这么恶心的表情。”云雀一进门,放下书包就看到风一脸傻样的沙发上干坐着。

“啊,恭弥回来了。”风用双手拍了拍脸上的肌肉,恢复了以往温文儒雅的微笑,“你等一下,我马上去端今晚的菜。”

是的,他每次一露出这种疑似花痴的表情,就会被他弟弟狠狠的嫌弃。说到他那个正在上大学的弟弟,风偏头笑了笑,似乎最近藏了点儿啥事,每天回家时都带着一副耳机,神神秘秘的,以前自己什么时候看他带过耳机。

不会和自己一样暗搓搓的搞暗恋吧?

搞不好还真是。

风将菜放在桌子上。菜都是早上出门就做好的,晚上回来热一热就好,由于工作的性质,风每天回到家时都挨边十点,有时甚至更晚。不过正好云雀读的大学就在这附近,下了晚修回来,两人有时还可以凑在一块儿吃顿晚饭。

也正好给他提供了观察恭弥的机会。

“下周四我们那里有个演出,是里包恩他们乐团的。你来不来看,刚好可以搞到内部票。”

“我从不和弱小的草食动物群聚。”

“听说指挥的是上上次那个金发意大利青年。”

“…”云雀放下筷子,直视风的眼睛,“好吧,哥,晚上几点?”

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有问题。

TBC.









日常唠嗑唠嗑:所以我厚颜无耻地又开新坑,可能是因为重温了逆酱的小白领的锅?(我说笑的_(:_」∠)_)不过这个脑洞很早很早之前就产生了,不过不太完善…另外unicorns等我哪天写好了新的文案再慢慢填(肯定不会弃啦),只是之前的那个文案被我自己狠狠地嫌弃了啊…话说什么明天就能发完,这种鬼话我自己都不信qwq因为要月考了,所以世界末日八题估计也得先拖着了(我没救了)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6)